网站全新改版,使用全新主题,精简文章,重新分类。同时建议大家使用FireFox、Opera、Safri、IE9+等高级浏览器访问!

山风树人醉桑吉

石油风采 木华澄 583℃ 0评论

从小在南方长大,听说过新疆的别样景色。新疆的风,新疆的沙,新疆的天,新疆的云。怀揣无限的神往,我来到了祖国最辽阔的地方。

山,新疆的山

初到新疆,满目便充斥着沙漠与戈壁,荒芜而又凄凉。突然,远处黑黝黝的山脉呈现于视野中,这是我不曾预见过的景象。他们像是戍守在这里的神话,虽然遭受风雨经年的剥蚀,却依旧屹立于此,恒古、神秘而又遥远。遐迩之想,山们,他们,驻扎千载,守护万年,是否有灵魂,是否有梦想?远近之思,人们,我们,又将如何、如何,梦在何方?

是否,陶醉于山中,我们也是这样——心中有梦,心中就有方向。

风,库尔勒的风

在库尔勒的沙漠公路上,师傅停车让我们小憩,不久,一阵大风刮起。这风没有南方的婉约与温润,它是那么的遒劲与急促,卷起一阵阵沙尘,飘扬、飘扬,吹打着我们陌生的脸庞。天空中的云似乎也随风飘远,不知道飘散到了什么地方。这让我想起了刘邦醉酒后写下的《大风歌》,“大风起兮云飞扬,威加海内兮归故乡。”这两句诗写出了高祖气势恢宏的魄力美,建功立业的成就美,酒暖回忆,耐人寻味。

是否,沐浴在风中,我们也是这样——怀揣美丽的梦想而来,为成就一番事业而来。

树,桑吉的树

听罢胡杨,未见胡杨。来桑吉之前,对于胡杨,我一直怀着敬畏之情,他们生而不死千年、死而不倒千年、倒而不朽千年,风沙雨雪、烈日酷冬,他们一直坚守在这荒漠之中。十一的野炊活动中,我第一次见到了胡杨林。胡杨树虽然不高,但却很壮实,秋末的树叶已开始泛黄,呈现出迷人的色彩。他们是坚守在这里的一道风景线。但他们缘何坚守,无从拷问,不得而知。

是否,为了某个原因,我们也是这样——坚守在这里,扎根在这里。

人,身边的人

桑南站主管巩玉政,他为人情切、平易近人,大家都很喜欢他。一次聊天中,我得知巩主管是山东人。当时我就想,山东多好,有山,有水,偶尔还可以看看海、吹吹海风,为什么要到新疆来,茫茫瀚海,无垠戈壁。巩主管大抵看出了我在想什么,他说道:你还记得我们十一野炊时看到过的胡杨树吗?其实,我们石油人好比祖国的胡杨,哪里需要我们,我们就扎根在哪里。正是缘于这样的情结,所以我们能一直坚守在这荒漠之中,风沙雨雪,泰然自若;烈日酷冬,奈我如何。我大学毕业就来这里来了,就算在这里一直干到退休,也就四十年。我们每个人的生命有限,只能做四十年的胡杨,过了这个四十年,下一个四十年,还得靠后来的人。我一直怀着这样一个梦想,做一个拓荒者、奠基人,经营好现在,托付给未来。

是否,我们就是这样。站在巨人的肩膀上,梦想才能飞得更高、更远。

逐梦,我们正值青春,我们不谈青春;逐梦,我们殒去韶华,我们著上铅华。逐梦,既然逐梦,就要忘却那青春之于我;逐梦,既然逐梦,就要忘却那繁华之于我;逐梦,既然逐梦,我们就应有这山、风、树、人一般的性情。

逐梦,地为席,天为被,枕着石头,披着星光,听着风语,眺望远方…

供稿:兰川江

转载请注明:程春杰博客 » 山风树人醉桑吉

喜欢 (0)or分享 (0)
发表我的评论
取消评论

表情

Hi,您需要填写昵称和邮箱!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