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全新改版,使用全新主题,精简文章,重新分类。同时建议大家使用FireFox、Opera、Safri、IE9+等高级浏览器访问!

仰望星空(散文)

石油风采 木华澄 687℃ 0评论

冬至后的夜晚,看窗外繁星点点,辗转反侧夜不能寐,即兴穿上新发的棉服,独自一人来到公寓后的水塘遛弯。

屋内温暖明亮,屋外略带寒意,午夜的桑吉油区更显寂静。泛黄的路灯印称着星空,近处漆黑一片,透过远处隐约看到轮南那边的灯火通明。低头看地是影子,抬头望天便是星空。

来桑吉实习两月有余,虽说是实习,但一点儿也不轻松。初到桑南站,我们这群有运行工程师潜质的新人,分到了工艺维护班实习。

依旧清晰记得上班第一天扛油管。车行驶在公路上,蓝天白云下,胡杨向我们招手,戈壁向我们微笑,司机师傅开启音响,我们摩搓着双手,心情愉悦激动,全身充满力量。

当重达90公斤的油管压在肩上,踩下柔软的沙子,更严重的事抬一根油管不仅要走上几百米,而且还要上上下下爬好几个沙丘的时候,才知道什么叫欲哭无泪。20根油管抬下来,原本精神的我早已疲惫不堪。师傅说:抬油管最累的不是第一天而是第二第三天。当时不明就里,第二天油管压在几近破烂红肿的肩部时那叫一个伤口撒盐!活干的多了,衣服就容易沾上油污和灰尘,一天洗一次是常事,每次走进餐厅,穿着满是油和土的工服,会有一种尴尬的不协调。

脑子在转,脚下也不闲着,还是迈着那个将军步,还是那个贱人丁。仿佛又回到大学回到食堂三楼和那个一直狠批我的老师身边。那时,还可以睡懒觉,还可以逃课,还可以随心所欲的喝酒打牌,还可以抱怨一些事情…

从维护班出来进运行班,进班伊始站里停产检修,“多么好的学习机会呀,你们可要抓住呀!”老师傅如是说。大家很兴奋,苦干一个月,终于可以接触流程和工艺了。但由于检修时间紧任务重,作息时间随之做了调整:早上提前一小时上班,午休取消,晚上延后40分钟下班。扳指一算每天要干12小时,一天下来真的不好熬:缺乏睡眠体力透支,疲惫的身心,易怒的脾气。衣服干脆不洗,任他脏任它布满油污。

当疲惫成了常态易怒而憋压,当长期处于沙漠而诸事不顺,当理想与现实的冲突如同沙漠一样看不到头时,当侪辈在内地繁华的都市喝着小酒哼着歌时,人就容易变得傻逼变得无聊变得不甘,比如明知要早起却大半夜跑出来数星星、明知天上的星星不认识几个,却要把脖子上仰故作深沉!

隐隐的银河印着明亮的星空,繁星点点那里是北斗星那里是勺子星。弯弯的月牙终于挂上千年不死的胡杨枝头,月是故乡明!是啊,八千里外的故乡呀?

月亮升高星空渐亮、宿舍灯光在减少心中的疑惑在高涨:抛却工资,你还会选择现在的职业么?你还会起早贪黑干着同样的事拆着同样的螺栓装着同样的盲板挥着同样的大锤捶打着同样的打击?

脚步没有停止思维没有尽头,意识流在高速冲刷着大脑。脚下一支烟头,有谁在乎过;一个普通的螺丝钉又有谁注意过?螺丝钉,自己又何尝不是?站上的参检工人何尝又不是?当我们满身油污时,站里的老工人衣服比我们更脏!

想起前线呆了24年球友刘师傅,终于又忍不住问了一句:刘师傅,在前线呆着无聊不?他笑了笑,你看我像是无聊的状态么?

隐隐想起一句话:“信仰是个好东西,有信仰的人不但有底线还有境界。民族有信仰就有了自信力量。为什么勇敢担当的人被称为脊梁。或许我们做不了脊梁,但是我们可以做一个支持脊梁的螺丝钉!”

星空不会在意一颗星星的灭亡,但它确实存在过,确实明亮过!仰望星空我来过,回去睡觉,明天还要早起拧螺丝!只留下星空,这一晚我望著星空想着很久没有想过的未来,这一片无言无语的星空 ,为什么静静看我泪流又看我泪干!

仰望星空,脖子好疼!

供稿:丁路

转载请注明:程春杰博客 » 仰望星空(散文)

喜欢 (0)or分享 (0)
发表我的评论
取消评论

表情

Hi,您需要填写昵称和邮箱!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